涅言kotone@羽明不足

cn:涅言/楚言涅
混迹语c的渣写手x
lofter存戏存文存脑洞!
主 秦时羽明all明
凹凸瑞金all金
基三策藏策all
khr2727all27
gtm青葱all冲
人蠢话痨欢迎勾搭投喂☆
羽明不足咸鱼躺,擅长挖坑就不填x
有刀有甜饼,尽请君尝☆

发两张图表示我有在码文啦——
天台告白完成两条线!
魂总看了想打人xx
enmmmmm还有两条线没码x
大家想一次性看我放呢……
还是想看我一条线一条线放呢?
一次性可能看的比较爽……但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更完x
一条一条……先睹为快但依然——我就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更完了x

要气球嘛☆

粮太少只能割腿肉x现代parox的明宝一只!

对应的故事戳:这里

没错!是之前那篇要和我抱抱的龙明哦!

论一个渣写手为什么要去画画?!?!?

大概是想不开了吧x

[羽明]策马同游(语c自戏转世梗慎点)

#策马同游
#一周年贺·转世梗·想与你流浪天涯
#羽明向ooc慎入少羽视角


“我总觉得,我是认得你的。”

“认不认得——有那么重要么?”

“我说有,便是有。”

“喂!你这家伙——怎么抢人烤鸡啊!”

抢了他手上的烤鸡腿高举过头顶,单手就这么托着腮看着气鼓鼓的他,不自觉的就这么笑了出来。

太熟悉了——

熟悉到自己甚至知道,他下一秒定会气的鼓起了腮帮,绕过方桌,单膝跪在自己的长凳上,两只手向前扑过来便吵闹着要他的烤山鸡。而如果此刻,在他的手就快碰触到烤鸡的那一刹那这么猛的往后一撤——

看着那人因为前倾的动作太猛而失去了平衡,一头栽在了自己的怀里,突然有什么说不明道不清的情愫自心底涌起。

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另只手不知何时抬起,像是下一刻,便会揽着他的腰将他紧紧抱在怀里一样……

有些发愣的看着自己的掌心。

这是怎么了?

“疼!”

他揉着发红的鼻尖从自己的身上爬起,一屁股就坐到单膝跪着的脚上。

“你这个家伙,怎么二话不说就抢人烤鸡啊——你要吃就给你一个就是了!虎口夺食——过分!”

“哪儿来的虎口?”

他切切牙齿,张着两只油手,意义不明的“嗷呜”两声。

“倒是有些猫儿的样子。”

“你说什么???!!”

忍住不去笑他,视线却从他身上移不去分毫。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熟悉到令人窒息,熟悉到,让人忍不住紧紧将他拥在怀里,说一句——

『“我回来了。”』

“喂,小子。”

“嗯?”

“我们真的不认得?”

“真——”

很显然,眼前的他没有任何这样的烦恼,他伸手又去撕了个鸡腿,就着张大了口就啃了一大口。

“我说,这么老土的搭讪方法,你大哥我早不用了。就不能换个新鲜点的么——”

将抢了他的烤鸡腿搁置到他的碗里抽了一旁的布巾擦了手。自动过滤不去听他聒噪的发言,视线移去木窗外的车水马龙,叫卖人家,淡淡的问了,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只是随口一问的样子。

“小子,你叫什么名儿?”

“我?我叫——喂,随随便便问别人名字很失礼哎!不应该你先报——”

“项少羽,我的名字。”

想来他是没有料到自己会如此爽快的报上姓名。转头托着腮看着他被鸡腿噎着说不出话的,也就只能叹口气给他倒杯茶递了去,自然到仿佛自己已然是习惯了这些。

『“小子,没了你大哥,你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长眉微蹙,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分明是自己的声音。

在对谁说话?

身旁的人温热的手与自己相碰唤回了自己的神思,抬眼看着他故作正经的模样——自己几乎下意识可以肯定,他有话要说。

『“没了你我照常过,我荆天明的小弟,能差到哪儿去?”』

“没了你我照常过,我荆天明的小弟,能差到哪儿去?”

与印象中的话语相较,一字不差。

“所以,荆兄?”

这么唤他看着他满脸“不好,怎么就说出来”的表情就忍不住发笑。

“我,我……”

“还是该唤你天明小弟?”

“哇!你这人怎么一点不可爱?!!”

“哦?我何尝说过我——可爱?”

“你!”

茶馆嘈杂,人声鼎沸,有说书的,有谈论天下事的,有短暂歇脚的,有以酒会友的。

只是自己已然肯定,这个家伙一定不会喝酒,甚至是喝醉了很难应付的那种。

托着腮看着这个抢了自己一半长凳埋头像是泄愤一样狠狠拆着鸡架吃着烤鸡的人, 纵使不信宿命的自己,也忍不住顺着自己的神思,伸出手替他将垂置脸侧的碎发别在耳后。

——恍若就该是常伴身侧的老友。




“接下来去哪里?”

“我是个浪人,四处漂泊,四处转转,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觉得,相逢便是有缘……”

“都说你不要用这么老土的话啦——我又不是妹子,你撩我也是没用的!”

“哦是么。”

视线飘上他泛红的耳尖变选择抿唇不去戳穿。

“真好,某正当休沐,家中无人,也无处可去……”

自己知道,若是这般悲叹,他一定会就像这样,一直不肯看着自己的棕色眼睛倏地转了过来死死盯着自己。

“那这两天,要和我一起去逛逛么?”

大概等的就是这句话。

深呼口气平下内心的躁动,只觉得不可思议。

“那便劳烦天明小弟了。”

“都说了我是你大哥啊!!”

“是什么?”

“大——哥——”

“嗯,其实我对你这个小弟,从未有不满过。”

附身欺身而去,恍若鼻尖都能相碰。

他呆愣住任由自己的动作,看着他的眼神,自己便知道,他定是想起了什么,便会如此——与自己有同样的感受。

“我们……见过?”

他无神的眸子注视着自己不似方才神采,轻啧一声,干脆随手揉了揉他乱糟糟的马尾,这才惹得他一阵炸毛一顿反抗。

他眼底里埋藏的东西,分明是浓稠的,能将人拉入深渊的绝望。

为何会如此?

——不想看他如此。

我之于他,他之于我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也不明白,可以发誓,自小生长在北方的自己,定是没有见过这个江南水乡里出来的小子。

但是。

骑着自己的马儿驶至城门口,远远便看着那一袭墨白衣衫的人骑着白马冲着自己挥着手灿烂的笑着,抖动着缰绳驱使着马儿过去,就连唇角都忍不住扬起。

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心安。

距离一步一步的缩小,他静静地等在那里,待与之比肩与他相视一笑,便有了想与之流浪天涯的念头。

“我们今日去哪儿?”

“走到哪儿算哪儿吧。”

“也不怕迷路?”

“有你大哥在,不会把你卖了的!”

“好好好——依你。”

他抽动着缰绳,催使着马儿向前走了几步。

“项兄。”

他突然停下了步伐。转身向自己伸出了手。

不似平常,他只是淡淡的笑着,风卷起花瓣摇曳着他的发尾,逆着光的他的表情,显得那么的深沉,他睁大的眸子里满满的认真,却透着不可名状的哀伤。

“你愿意,和我浪迹天涯么?”

虚握着缰绳的手紧紧的握住,沉默地低下了头,任披散的综发划过耳际。

近日,自己总能做那么个梦。

于某个江畔独自一人迎战的自己,狼狈到退无可退,身后跟着的渡船而来的他,便是这般伸出了手,像是要哭了一样的表情,唤着自己。

『“跟我走吧。”』

如果自己拒绝了他,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脑海里闪过他隐忍的眸子,他紧紧咬着下唇不让眼泪掉下,他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却是于某个暗处,一直看着自己。直到自己拔起长剑,在那江畔,撒下落红万千,上演生命的终章。

那双明动的眸子,是如何舍得让他沾染浓郁化不去的悲伤?

“叫我少羽就好。”

抽动着马匹向他走去。

双掌相叠,再到十指相扣。

“天明。”

“这次,我跟你走。”

『天明小弟:
         我们认识早满了一年,但却忍不住卡着戒指的一周年给你写些东西。因为这一年前,我算是真真正正的拥有了你,你是我的专属,我只唯你。
         私自设定了转世,纵然黄粱一梦,我也想应你一句,我同你走,我愿与你浪迹天涯,与你策马同游,共赏繁花。
         102羽皮渣气不正,小弟从不嫌弃。你大哥我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却能许你一个唯你独宠。
          羽102,幸甚有你。
                                                            项少羽留』

涅言有话说:
涅言是玩语c的w所以这篇戏是写给自己小弟的一个一周年贺戏。不太懂语c的戳:这里
我完全按照自己的私心写给了他,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w
我想每个c天明的人,包括每个吃羽明的人,都会有一个不可能实现却又忍不住去想的愿望。
想让少羽对我说“跟我走”
想让少羽说“我想与你浪迹天涯”
想与他策马同游!去许许多多地方,做着行侠仗义的事情,于是便有了这个w
这是一个转世梗。
在这一世,两人奇妙的有些交换x
生于南方的少羽生在了北方。
生于北方的天明生在了南方。
可是他们的羁绊是磨灭不掉的w
一个游侠/浪人,一个楚王/将军。
最后的二人私心让他们想起了点过去,也希望他们依旧是他们,而不是转世成了完全的两个个体w
啊呀我在说什么[扶额]
还是希望大家喜欢吧ww

#羽龙明魂的603宿舍示意图√

以后他们相关的设定会更在→#羽龙明魂的603宿舍#这个tag里

脑洞提供者 @沈夏若 ,感谢若若和我一起开脑洞啊w

简单说明:
这是大学四人宿舍,上床下桌,一个大厅有三个宿舍,他们位于二单元的603的3号宿舍,即六楼603大厅的3号宿舍,比较悲伤的就是——背阴[x]

lo主不会画图还请意会吧x

羽龙明魂四个床铺,龙明睡一边,羽魂睡一边,中间是爬梯。星明靠窗,羽龙靠门,中间有个隔道。有一个小阳台√

星魂那个蓝蓝的糊糊是床帘,对没错是床帘x魂总宿舍睡眠质量最差,需要戴眼罩和带耳塞睡觉,见不得光听不得声响,睡姿多半平躺手放在肚子上。其实床帘就是用作隔光,就是单纯的靛蓝色(夜空的颜色),被天明没事儿用黄色的剪纸贴了些星星上去也就没管他x在天明贴星星前都是拉开来的,后来贴完后就一般都是拉着挡住里面的。除了方便他隔光也方便他有的时候夜间工作。天明作为舍长有时候需要确认他在不在都会趴在扶梯上偷偷顶着帘子露出小半个脸确认他在睡觉或者工作。被子枕头基本上都是纯色蓝色系。日常用品都是牌子货,会用男士香水(天明:哇闷骚!x)

天明是在星魂对面,黄色调的床具还有大大的卡通图案在上面,因为沐浴露什么的是牛奶沐浴露,喜欢屯各类吃的,澡后必喝一杯牛奶,所以经常被大家调戏是“儿童套餐”,床上有个大大的玩具熊是魂总在天明生日送他的,天明习惯性晚上抱着他睡觉才能睡得乖乖的,大概这就是安全感吧x床头挂着过生日时小龙送给他的晴天娃娃款陶瓷日式风铃,因为靠近窗户,窗户一开风铃因风铃铃响,就很惬意。别说少羽生日没送——他比较特殊,他被天明坑了一个月的饭钱xx

小龙的床铺在天明前面,靠着门,靠着灯的开关,一般关灯这种事儿就包他身上,他也是非常自觉的做着,毕竟星魂作息很规律(虽然睡觉因工作量而定),天明虽说不怕但还是有点怕黑,少羽没工作的时候也会早早上床,小龙就自觉承包了。他的床具都是红色的,看上去特别喜庆x加上他用的沐浴露都是最基础的果香味,一开始还会用郁美净,就被天明吐槽了好一段时间“少女”,后来决定还是买大宝好了。

少羽的床铺在天明的左前方,在小龙的对面。紫色套的床具被天明戏称“基佬紫”,一般来说是一个非常适合和天明枕头大战的位置,不开心了天明顺手一个枕头砸过去,还不还就看他项少羽的兴致了x通常这两个床铺也是互动交流最多的,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x日常用品会用薄荷味的沐浴露。

三人的话只有羽龙明没有床帘,所以星魂被天明吐槽gaygay的,不过也就私下小吐槽,不敢让魂总知道就是了w

以上!

总体来说是一个很闹腾的宿舍啦☆

#继续存图片![图大慎点!]
#羽龙明魂的603大学宿舍

enmmm内容太多没好意思让麟儿和小高帮我截图就自己截啦,没错羽龙明魂是我自己的精分所以全在左边大家包涵着看一下吧orz

1p其实经历了些小事情,比如小高来的时候四人都在床上要睡觉了,少羽的床铺在天明左前方,所以少羽挑衅天明的时候,天明就一个枕头砸过去了。少羽就不还他了x

1p是小高来的时候!
那个时候没有设定好所以反应不对。
小高是我们学校音乐系研一学生兼职我们的辅导员,所以会要查寝。
顺带一提——因为私设天明父母从小比较放养天明,所以天明的些规矩什么的可都是小高教生来的!小高功不可没——但,天明其实也是有些“怕”他的。比如作业没写完的时候bu

2p往后是另一篇日常w
天明吃的多,所以怕他长胖也是他自己怕长胖了,就经常拉着小龙或者被少羽拖去跑步w
我本来准备用胡亥截屏来着,结果发现胡亥太容易被t出去了……ennmm心疼x
魂总不说话但占有欲很强啊,而且可不好惹了!
中间胡亥被t出去一次多次加群都被魂总拒绝了,好不容易被天明放进去又被魂总踢出去了,于是乎——也就天明敢没脸没皮叫魂总别闹,才终止胡亥被退出群[…]

#存一个小截图
#最近没有产出那就拿截图来凑吧x

这是我的一个小脑洞以后会开文的w
前期和亲友商量各种设定中!

那就是——

羽龙明魂的603室大学生活☆

这个群就是他们的宿舍生活的一段聊天记录。

某天隔壁的墨玉麒麟加群以后掀起了个小波澜x

因为完全只有对话力求真实,所以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就可能要考验大家的想象能力啦w

设定的话[暂定]:
文章类型为轻松搞笑互撩文w
cp向可能会是all明向的。其实就是各个cp都发糖,咱就愉快吃点甜饼饼w

设定的话[暂定]
天明,少羽,小龙,星魂不是一个系。但是分在了一间宿舍。

图中涉及到的设定:
天明的女神是高月无疑。
少羽是校学生会会长。
小龙是班级学委。
天明是宿舍长。
星魂虽然上大学但得处理家庭企业可忙啦。
小龙上课很认真的,但是别人@他也不可以不回,所以他只能快速回了少羽继续上课更何况——那节还是他们系超凶的老师的课。
天明日常被点,偏科严重,基础课总会拉小龙替他补习,虽然他们宿舍两个学霸——少羽和星魂,但是星魂太忙而且满脸“我不想和白痴说话”,少羽虽然也会组织补课小组但是人太多而且进度不一样,这个时候怎么看还是踏实认真讲课耐心细致的小龙好☆

只能发十张图,还有些我会分开来发√
涉及到的私设都会说w
还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

这个里面的小后续其实是少羽拿着伞来给天明就没有水群了。因为外面的雨超大——[我绝对没有吐槽最近现实大雨的天气咳x]
然后在教学楼偶遇了小龙,决定跟他一起去接天明,结果在楼下看到了早上本该去公司现在突然出现的魂总!最后四人一起去吃饭啦——

其实魂总不爱水群但会关注大家每个动态的,虽然不说但是其实他内心也超关心大家超好的w

[羽明]大抵浮生若梦,姑且此处销魂(R级注意!)

#梗:大抵浮生若梦,姑且此处销魂
#R级慎入!
#补档·新人车手请多包涵!
#轴在垓下x玻璃渣里的车车x

☆补档直接扔微博的链接好了
☆图大慎点,传送门点:这里

还望食用愉快w

[秦王宫一家]重阳(语c自戏不喜慎点)

#传统节日十五题:重阳
#语c自戏扶澈视角介意慎点!
#半记叙有些无聊慎点☆
#小细节秦王宫这一家有get到么?x

  母妃给自己穿戴礼服的时候,只觉得自己被包裹的就和一个大团子一样,一层层繁缛的服饰加身,连走路都有些踉踉跄跄的。

        抖了抖自己宽大的袖子甩了甩,有些不稳着身形往后差点仰倒,倒是被身后准备着糕点的小姐姐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冲她笑笑直道一声“谢谢”,回首对上母妃笑着的眸子,抖抖袖子艰难的挺直了背拱手朝母妃一拜,抬头眨巴着眼看着她,一副自己这礼行的可还行的样子,直惹得她掩面笑了起来。

  “我们的澈儿最棒了!”

  ——那是当然的啦!

        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笑了,热度上了脸,大概是衣服穿的多了的缘故。有些不自在的拍拍自己的"小肚子",冲着母妃呲着牙笑着让她放心。

          ——不过……

         挠挠脑袋一脸愁,其实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今天就一定要穿上礼服,去往祭坛参加什么秋日大典?而且,只有自己领旨参加,哪怕是备受父皇喜欢的母妃也不得出席。

  “唔……母妃,今日究竟是什么日子啊?”

  今日的大典总觉得似乎……非常重要啊……

  “命家宰,农事备收,举五种之要。藏帝籍之收于神仓,祗敬必饬。是日也,大飨帝,尝牺牲,告备于天子。九月初九,日月并阳,两九相重,是为重阳,此日,大火星退,是以祭之。”

  母妃蹲下身来替自己理了理发,自己可以闻到母妃身上淡淡的香味,一时的忐忑倏的平息。

  “澈儿只要知晓,今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就好。”

  “哎好——澈儿明白了!”

  ——既然是这么重要的日子,那可不能丢母妃的脸了!

  暗暗握紧了被衣袖遮住的拳头,面上却依旧扬着笑容,偷偷捏捏母妃的指尖让她安心。

  “母妃,澈儿去去就回——”

  即便坐上了马车还不忘掀了帘子,半探出身子就冲她挥挥手。

         再放下帘子端正坐下,深呼口气,学着大人们敛眸沉色,此刻,自己是公子扶澈,是父皇儿子,亦是始皇帝的臣子。唇抿一线再无笑意,被人搀扶着下马车时,只觉得落地步履与尘土摩擦扬起淡淡的烟雾,风中全是干涩的泥土味道。

        视野所及的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影——那些便都是父皇的臣子们,他们漠然,无声,只是端正的按照规矩站在原地,低着头,满面肃然,等待着那最为重要的那个人出现。

  “小公子,请走这边。”

  点点头示意,端起一臂便大步跟上,穿过层层人海,能感受到人群中的窃窃私语与他们的目光,正紧跟着自己,粘稠的,像是挥去不掉的粘液,每走一步都无比的艰难,还要保持着冷静与属于始皇帝皇子的镇定与自信。

        默默吞口口水,有汗顺着脸颊滑落,其实只有自己知道,外表镇定自若地自己,心脏却怦怦跳的厉害。

  “来了小子?”

  “嗯,亥哥,扶苏哥哥。”

  拱手朝他们一拜,扶苏哥哥微笑着点了头应了自己,胡亥哥嘻嘻笑的,自己的木板脸也绷不住只得幽怨的瞪他一眼。

  “哈,就知道你怕。”

  “亥哥就知道嘲笑澈儿。”

  “父皇来了。”

  最靠得住的果然还要数扶苏哥哥,他拂袖轻拍了侧着身的胡亥哥目不斜视的就站定在原地微微颔首。自己也学着他站立低首,再无声响。

  蒸腾燃烧的大鼎各立祭坛两侧,空旷祭台无一人再言,礼钟一声,始皇帝入,喧礼词,以敬苍天。

  “皇皇昊天,立我烝民,贻我来牟,帝命率育;惜时惜阴,播厥百谷,亦服尔耕,十千维耦;方苞方体,维叶泥泥,载燔载烈,以兴嗣岁。”

  礼钟二声响,礼词置祭鼎焚尽以示上天。

  鼓声愈响,始皇登殿,红案上置白玉数枚,有一焚香炉上点三根长香,有圣果牲畜置上。

  手捧着下发的木碗,碗中清澈透明的液体看上去在这日头略大的上午显得尤其珍贵。舔舔干涸的嘴唇偷默默的就想偷喝一口,只觉得手肘被谁碰了一下,回首就见着亥哥笑眯眯的眼和扶苏哥哥轻轻的摇首。

  眨巴眼顺着亥哥偷偷指着的方向看去,父皇正背对着大家,但自己心里已然有数。

  若皇帝不言,那便不允。

  默默放下水杯,抱紧了木碗,直至父皇抛玉于水中,下令曰“饮”,这才迫不及待地喝上一口。

  渭河之水,说不上好喝却多少足以解渴。再抬首,父皇挺拔的身姿已然抛尽了案上所有的玉饰。

  他威严的声音响起,风扬起了他的衣角,他振臂转身,行的缓慢,他从容自信,仿佛不在乎任何人的目光,只是淡淡的开口却能让所有人听见他的声音。

  “皇天后土,佑我大秦。我大秦定能千秋万代,无穷止也!”

  那是自己的父皇,纵使自己害怕至极却依旧无限崇拜着的父皇!

  此刻看着他却是突然有种感觉,似乎只要他说的,便一定可以做到。

  跟着群臣跪拜,心还在怦怦直跳。

  父皇他,果然是最厉害的!

  这一刻,自己似乎都愿意相信,父皇,扶苏哥哥,亥哥哥,只要有他们在,我们大秦便可以一直走下去。

涅言有话说:
*因为最近看到有小伙伴似乎能吃下亥明,于是干脆把这篇旧戏搬了上来!虽然描写的主要是这次秋日祭典,但不知道大家能不能get到秦王宫这一家的小细节呢w
*然后秋日大典主要参考的是动画小五23集写的一场秋祭,因为这次十足的考究不到就偷了个小懒,直接参考动画了,如果有bug还请多包涵orz
*顺带给大家一个小科普:
重阳节这个东西直到东汉才慢慢行成雏形,在战国到秦那段时期都是只有皇族人才过得。因为九为阳,九九双阳,又在秋季,且此时主宰大火的星宿退去,所以皇室会祭奠庆祝秋收以及大火星的退去以求安宁。
所以当自己抽到这个梗题的时候一场纠结,于是干脆写了这个祭典√

没错——安利你们秦王宫这一家子啦!超好吃的!

突然想和大家分享一首歌!
唱见:项少羽

想象项少羽对着天明唱这首歌!☆
我准备写在无归那个现代番外里!
莫名觉得这张图超级配这首歌的!!
给天明的演唱会啊……唱着唱着邀他上场。
温柔的牵着他,纵然在万人的舞台,眼里也只有他一个。

"天明,过去的过去,我不打算逃避。而现在,我会实现歌中的每个誓言。你愿意,和我一起走下去?"

涅言想了想,如果以后没时间写文,有小脑洞还是想和大家分享就这么偷偷放上来x不过就不打tag了!嘿嘿嘿w

222fo感谢!!!开放点梗啦!!

#占tag致歉!

不知不觉222fo。承蒙大家厚爱不嫌我我这个小透明qwq[深鞠躬]

就很想和给大家做些什么,什么都不会的我只能用我的渣文笔给大家写些什么……大家有想看我写什么么?
我想尽量满足大家w!!

秦时羽明龙明星明all明
凹凸瑞金
基三策藏
你想看我写什么都可以呀!
只要你不嫌我弧长——我答应了的一定会写的!

最近三次依旧处于忙里偷闲状态。语c联戏比较多,等联戏结束就专心写文不管了。
催更文什么的……额,咳!我真的会更完的!以我的企鹅名起誓,不更完故梦不改此名!真的!
然后天台梗在码哟——想了想,应该说会是all明的福利么(bu)
然后不知道戏为何的小伙伴可以点我首页往下拉有个解释哦!

真的非常感谢能和我一起吃羽明甚至不嫌弃我包容我一直陪伴我的姑娘们!
涅言不会说话,不会聊天,但真的超感动!
还有那么多人喜欢明宝真的太好了w
还有那么多人喜欢羽明真的太好了w

幸甚有你们!